观点1+1

宣称“虹鳟属于三文鱼”是自废武功

蒋萌

2018年08月14日16:28  来源:大发888真人网址
 

宣称“虹鳟属于三文鱼”是自废武功

背景:日前,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发布《生食三文鱼》团体标准(以下简称“团体标准”),称虹鳟属于三文鱼。值得注意的是,13家虹鳟养殖企业参与制定了该标准。有专家称,虹鳟不是三文鱼;生食虹鳟可能感染肝吸虫、肺吸虫等寄生虫,危害健康;“团体标准”提出的消灭寄生虫的方法适用于海水鱼。

中国青年报发表任然的观点:将虹鳟划入三文鱼,疑问是很明显的:在研究和学术角度,有专家称,虹鳟鱼和三文鱼并非同类鱼,前者是淡水鱼,后者是海水鱼;在消费者的惯性认知中,三文鱼就是一种可以生吃的海水鱼,在国内通常特指大西洋鲑。那么,突然多出一个“国产三文鱼”,消费者自然心存芥蒂。这次“团体标准”对产品标签作出明确规定,要求标注原料鱼产地以及种名,让消费者清楚原料鱼来自哪里,知晓产品的商品名及种名。这对于避免引起对消费者的误导,无疑是必要的。可这并不能掩盖一个根本问题,那就是虹鳟到底能不能生吃。按照专家的说法,“所有海水鱼和淡水鱼都有寄生虫的可能,生吃三文鱼时也要防止寄生虫,但海水鱼的寄生虫种类少,海水的渗透压高,到人类体内往往因环境不合适,不会长成成虫,淡水鱼的寄生虫与人体的生长环境接近”,所以,生吃虹鳟的风险“比海水三文鱼大得多”。不过,这种说法仍只是相关专家的态度,市场监管部门更有必要给出更权威的标准。在争论之外,有一个问题,虹鳟是否一定要傍“三文鱼”的大名?或者说,是否一定要生吃才能证明虹鳟的价值?

小蒋随想:虹鳟也是有尊严的。某些养殖企业非要把虹鳟叫成三文鱼,问过虹鳟的感受吗?当然,这只是调侃。说到底,试图让虹鳟傍三文鱼,无非是某些企业为了逐利。问题是,消费者买账吗?虹鳟本身的价值以及附加值,某些经营者真的参透了吗?举个例子,在北京生活的人周末时不时会去怀柔、密云、房山等地,北京郊区的这些地方除了山清水秀、有不少景点外,还有一个特色就是,农家乐普遍有钓虹鳟、吃虹鳟的“节目”。其中,最受欢迎的就是吃烤虹鳟,也有切片生吃的(是否卫生另说)。不少“吃货”不惜周末从城里驱车几十公里,为的就是在郊区放松身心,约好友钓钓鱼、聊聊天、吃吃虹鳟。玩累了,在农家乐住一宿。在价格上,无论是吃虹鳟,还是住农家乐,都比较亲民,普通消费者能接受。北京郊区还曾宣传,一条虹鳟带动了一个特色旅游产业,包括养殖、餐饮、住宿、景区开发等等,彼此相辅相成,游客吃住玩得开心,农民搞农家乐实现致富,各得其所。在北京郊区,虹鳟大名鼎鼎,已成为无形品牌,根本不会“傍”别的鱼。谁要说,跑北京郊区吃“烤三文鱼”,只会让人笑掉大牙。鱼还是那条鱼,关键在于怎么整合利用各种资源,形成良性循环、互补发展、特色化、多元化、深加工的产业链。不琢磨苦练内功,光想靠改名博眼球,只会遭人白眼,浪费了一条好鱼。

小蒋 的话:大家好,我是小蒋 。国事,家事,天下事,天天都有新鲜事。你评,我评,众人评,百花齐放任君看。观点 各有不同,角度各有侧重,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、理性公正。

(责编:张淏晴(实习生)、王倩)